首页嵩县正文
“耐烦”就是“喜欢”,嵩县方言你听得懂吗
原创  罗飞  发布时间:2017-09-28 10:19:44

  嵩县人口音比洛阳市区人口音重,主要是说话发四声音比较多,考究起来,应该是长期生活于空旷山区,发出的声音不容易聚集,再另上周围有些空荡荡的回响,所以口音要重些,字要咬得真些才能让人听明白。

  嵩县地处中原陆浑古地,是元圣伊尹的出生地,理学宗师两程兄弟的故里,故而文化积淀颇厚,嵩县方言与普通话的字正腔圆比起来,似乎老土,然而拔去口音转念的迷雾,细考较起来,却能让人惊奇、惊叹,原来嵩县方言的表意竟是如此生动形象、新颖有趣。

  先说这个词“耐烦”。嵩县人说喜欢一个人,很少说喜欢,说爱,说LOVE,而说“耐烦”。说“我老耐烦你”,就是“我很喜欢你”的意思。你细品“耐烦”这两个字。从字面理解,耐烦就“耐得住烦”。喜欢一个人是正常的,难得是持续喜欢一个人而不会生厌,“耐烦”这个词里不仅有爱和喜欢,还有一种可贵的包容。贾宝玉、林黛玉之间的感情够真挚吧,可是曹雪芹还是写道两个人因为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常生矛盾。宝黛尚如此,何况我们红尘俗子。喜欢与爱是一个放电的过程,情侣之间,爱人之间,最初可能柔情密意,如胶似漆,一但电放完了,彼此的缺点暴露出来,就该生出厌烦心理,因不耐烦而闹分手,闹离婚也是常有的事。能够耐得住对方烦的爱,才是一种大爱。所以说,嵩县方言里的“耐烦”这个词,那是相当的好。

  以前在老家好睡懒觉,母亲早上叫我起床时,总是喊:天都红烧大亮了,莲冠红都晒住屁股了,还睡!“红烧大亮”是嵩县方言,就是天大亮了的意思,这个词看上去非常诗意,你想那意境,天空被朝霞燃得通红,太阳刚刚爬出来,光彩夺目。“莲冠红”指得是太阳,太阳象莲花那样红的夺目,红得美丽,这是多形象的方言啊!

  嵩县人说一个人时不说一个人,而说“独孤员”(注意后面“员”音象“一员儿”三个字连着念,而且最后舌尖要下卷才能发出标准的嵩县音)。有人说河南话是普通话的妈,虽有偏颇之嫌,然而大家从嵩县文诌诌的这句“独孤员”不难看出,“一个人”不过是“独孤员”的白话版罢了,标准的书面语在嵩县是以口头语的形式出现的,可见这方地域的文化积淀之厚。

  嵩县人到医院看病,医生问:哪儿疼?答:“堤脑疼”,或是“布烂盖疼”,弄得医生一头雾水,不知所云,得病人比划一番才能明白过来。原来嵩县方言说头是“堤脑”,说膝盖是“布烂盖”,“堤脑疼”就是头疼,“布烂盖疼”就是膝关节疼。外地人可能觉得这话老土,实质上,嵩县话对这两个人体部位的称呼既科学又形象。大脑是人体的生命中枢,造物给我们做得这个坚硬的头颅,主要就是为了保护大脑用的。大脑是柔软易流之物,头颅就象堤坝一样卫护着大脑。所以,嵩县人就称其为“堤脑”。膝盖为什么叫“布烂盖”呢,过去人好跪,抛过去礼仪这一层不说,晋代以前的汉人吃饭、谈话,那都是跪着进行的。现在的日本人、韩国人跟我们学,还保持着这一姿势。经常跪膝盖那儿的衣服就容易破烂,所以嵩县人就形象地称膝盖为“布烂盖”。

  在嵩县农村,或者仅在德亭乡的农村,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大部分男娃子生下来小名都叫或被人唤过“卜就”,几乎所有的女孩子小名或被人唤过“妞”。“卜就”和“妞”在这里几乎成了男孩女孩的代名词。有的人一生、有的一家几代都在使用“卜就”或“妞”这样的小名。你在哪个村头呼喊一嗓子“卜就”或“妞”,可能会有好几个人答应。中国传统重男轻女,男孩子比较娇贵,得到一个儿子就认为是天赐之福,占卜得来,呼为“卜就”,有感念天赐的意思。“妞”字呢,一边一个女,一边一个“丑”,从这个小名就可看出,最先将这个字用于小名的,似乎有种“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沮丧,“且将这丑女,癞好先养着吧”。

  嵩县方言里还有很多有趣精彩的东西,只是嵩县人口音较哏的原因,加上多少年口口相传的转音,现在好多方言如按其音写到纸面上,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而且我们将方言硬和普通话较对,本就是件无趣的工作。偶和人聊起家乡的方言,想到其中一些有趣的词汇,于是大话一番,聊博方家一粲。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嵩县方言 /

版权所有©河南震之欢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豫ICP备17012687号-1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