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叶县正文
“孔子见两小儿辩日”与“子路问津”原来都发生在叶县
原创  未知  发布时间:2017-08-31 11:41:12

叶县邓李乡晒书台
  孔子(前551~前479),名丘,字仲尼,春秋末期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市东南)人,我国古代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学派创始人。相传有弟子三千、贤弟子七十二人,孔子曾带领弟子周游列国十四年。

  从历史考查,孔子前后两次过叶:第一次是他离卫去陈的路上,由北向东南方向;第二次是由楚回卫,方向是由南到北,中间相隔十七个月。因此,他在叶地留下不少故事。

  溺车村


叶县邓李乡溺车村渡口

  孔子离开卫国(现在辉县一带),南渡黄河,经新郑正南到达叶。过了滍水,雨下得很大,当时的木轮车在泥路上行走,车轮上到处都粘满了泥,塞得车子走不动了,他们勉强走到一个村子里,在树荫处停了下来,孔子从车上下来,看见弟子们都是满头大汗,浑身是泥巴,就亲自找一树枝,俯下身子去清除车轮上的烂泥,弟子们看到了,也不顾劳累,纷纷拿来树枝、石片动手剐泥,孔子边清泥边说:“溺车,溺车,可把尔等累坏了。” 后世的人们为了把圣人的这件事记下来,就把这村子叫“溺车”,一直沿传至今,就是现在叶县邓李乡沙河南岸的溺车村。

  妆头

  孔子一生非常注重“礼”,所以他在一生中对于衣食住行都是很讲究的,如什么时候穿什么样的衣服,衣服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都有一定的规矩。因此,从溺车出来,没走多远,突然他发现自己的一绺头发乱了,就非常着急,来到一个村子时,就在村头重新盥洗,并在风中晾干,又仔细地梳妆一下,按一定的发型挽好以后,才又和弟子们上路南去。后人就把他重新梳洗的村子叫做“妆头”。

  銮场李村

  孔子离开妆头,继续南行。走了没几里路,他在车上看见三个光屁股小孩在村头的路上,用泥筑了一座城,虽然“城墙”只有三寸来高,却筑得十分完整。看看马车已到眼前,孩子们似乎没有看见他们的到来,仍在引水和泥,忙碌地“工作”着。当时赶车的是子路,他勒马把车停下,就冒冒失失地走过来,吆喝着孩子们闪开。其中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站起来说道:“车上是什么人?”子路说那是我们的老师。那孩子向车中看了一眼说道:“既然是老师,就应该知道,你们的车子要绕着我们的城走过去;总不能你们要过车,就把我们的城扒掉吧?”

  孔子在车中听得清清楚楚,赶紧走下车来,很恭敬地问小孩的名字。小孩告诉他,自己叫项橐。孔子深深地向项橐施了一礼,说道:“你说的道理,足可以做丘的老师了。”说罢,就叫子路驾着车绕着“城”转过去。宋人在编著《三字经》时,就把这件事编了进去:“昔仲尼,师项橐。古圣贤,尚勤学。”用以激励后世的学者。因为这个村居住的李姓多,所以人们就把这个村子叫做“拦车李”。就是今天邓李乡的銮场李村。

  遇高人“楚狂”

  孔子和他的弟子们,别了项橐继续南行,在叶县边境的方城山下,遇到一个汉子。只见那人头发散乱,衣帽不整。他望见孔子的车辆时,便一边走路,一边唱着歌子:“凤凰啊,凤凰啊!你为什么不识时务呢?过去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未来的时间总可以自己掌握吧!当天下太平的时候,圣人的才能方可发挥;现在列国纷乱,虽有圣人,也无能为力啊!一个人,能安安稳稳生活下去就不错了。幸福比羽毛还轻,不要想让它永远跟着自己;祸事才是最重要的,什么都不如避开它好。算了吧,要把个人的智慧献给周围的人们;而自己的行动,不要超出一定的范围。荆棘呀,我是绕开你们走的,不要刺伤我的脚吧!现在的人们,都是自相摧残,你越有用处,他们就越迫害你。所以,请你不要显露你的才华,把它们隐蔽起来,才是更好做人的道理!”

  孔子听后,知道是位隐居的高贤,打算下车和他谈谈,那人并不理会,唱着歌走开了。后经打听,原来此人姓陆名通字接舆,很有学问,平日放荡不羁,不愿做官,所以都叫他“楚狂”。孔子知道后,认为他的话很对,非常敬重他,可是,当时他还不能做到。

  孔子与叶公


叶县刘秀庙“叶公问政碑”

  孔子到楚国后,知道在楚国得不到重用,就辞别了昭王,回头向北。路上,他听说叶公沈诸梁急公好义,就绕路来叶。叶公很郑重地问孔子,怎样才能把一个地方的政治做好。孔子也很诚恳地告诉他:“首先要使自己境内的民众安居乐业,愉快地生活;远处的民众知道后,就会带着他们的财产和妻子到你的治下安家落户。”叶公很认同此理。

  有一次,叶公和孔子在一起谈论做人的道理。叶公介绍了在叶境内的一个人。他的父亲眛了邻家的一只羊,他就站出来揭发了父亲。叶公认为这样才是正直的人,孔子听后不以为然,他说:“我们那里的人不一样,当父亲犯错误时,孩子要在暗处给以纠正,同时不要宣扬出去;当孩子犯错误时,父亲也要采取那样的方式,方合乎父子至爱的天性,这其中也包含着正直的道理。”


叶县刘秀庙“叶公问政碑”

  叶公听后,对孔子的人格产生了怀疑。有一天,他问子路说:“你们的老师,为人怎么样?”子路笑笑,没有回答,孔子知道后,对子路说:“你怎么不回答呢?你应该告诉他:他学习起来不知厌倦,教育学生从来不知疲倦;发奋做事的时候常常忘记饮食,快乐的时候往往忘记忧愁,甚至连自己已到老年也不知道,如此罢了!”

  尤潦村

  因为孔子与叶公的政见不同,孔子便带着他的众多弟子,辞别叶公向北走去。子路有事落在后边,当他追赶老师走了一段路时,时候已经很晚了,那个时候,人少路荒,村庄更稀。子路走到一村庄,看到一位用拐杖背着装满青草竹篓的老者,便很有礼貌地询问是否看到老师,老人听后露出很看不起孔子的表情,说道:“这人平时不参加劳动,连五谷粮食都分不清,还算什么老师?”子路很恭敬地听着,并没有动身,老者看天色已晚,就留子路住下。

  晚上,老人为他杀了一只鸡,做了小米饭。次日,子路赶上孔子,向老师说明情况,孔子说这是隐居到乡村,不愿做官而很有学问的人,让子路带些礼物再去拜访,可是子路到门前一看,人去房空,无处寻找。后来,这个村就叫“留由处”。时间久了,人们讹传为“牛落铺”、“尤潦铺”,就是现在的田庄乡尤潦村。

  子路问津处

  孔子的徒弟子路没有找到荷蓧丈人,他们一起又向北走,走到滍水(现在的沙河)岸边,找不到渡河的地方,孔子就派子路去问。子路向两个在田间耕地的中年汉子问路,两个人知道车上是孔子,高一些的冷笑一声说道:“既然是圣人,那他是知道从哪地方过河的了。”说罢,就不停地耕他们的地。另一个低一些的汉子说:“如今天下到处都是乱哄哄的,礼崩乐坏,坏人坏事到处都是,它们像洪水一样,谁能阻止得了呢?与其终日忙忙碌碌地跑来跑去,一点事也办不了,还不如跟着我们学种地呢?”子路问了别的人,才知那高一点的叫长沮,另一个叫桀溺,都是很有学问的人。子路回到车前,把二人的话向老师说了。孔子叹了口气说:“都是高人啊,他们说得对。”从那时候起,孔子产生了隐退的思想,现在的问村,就是子路问津的地方。

  “晒书台”遗址

  孔子和弟子们,既然没有问到渡口,只好找个浅水的地方涉过滍水。滍水河底到处是沙,有些地方非常松软。两匹马拉着一辆车,弟子们在后边簇拥着慢慢的走,走到河中间,车子的轮子突然向下陷去,车上的书,都是竹片制成的,全漂起来了,弟子们一时慌了手脚,马上向前,捞书的捞书、抬车的抬车,他们好不容易到达北岸,找一块又高又平坦的地方,把书解开晾晒,直到所有的书全部干燥,方才整装前进,现在黄柏山以北的张村,还保留着“晒书台”遗址。

  两小儿辩日

  孔子离开晒书台,北进到现在的荆山附近,天已中午,本来打算在这里过午。就在这时,孔子发现不远处,路旁有两个大约十来岁的孩子在吵架,孩子们见来了一群人,就走过来要他们评理。一个孩子说,我认为早上的太阳离我们最近,因为早上的太阳大如车轮,红得可爱;可是一到中午就小如铜镜,黄如淡金,一切东西都是近大远小,近了色浓,远了色淡,你们说对不对?”“我说不对”,另一个孩子抢着说道,“早上的太阳非常温和,可是一到中午,热的人身冒汗,譬如烤火,总是近热远凉。所以,我认为中午的太阳离我们近!”接着,两个孩子都希望孔子他们评断个圆满的回答,门人不知该怎么回答,而孔子也没有言语,用手向东北指了指,车子转了个方向,继续赶路。

  孔子在车上,回想起项橐和今天的两个孩子,不由感叹:“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孔子过叶




版权所有©河南震之欢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豫ICP备17012687号-1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