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豫记正文
郑州——我的第二故乡
来源:  李冬  发布时间:2017-07-11 15:25:00

  郑州是我的第二故乡。两年前种种的不适应,到离开时,已然快全部接纳了。

  郑州是河南省会,谈郑州离不开谈河南。外婆的村子里有一位阿姨,我几岁时就注意到了她与我们口音的不同。直到前年在郑州上了学才意识到阿姨说的是河南话。阿姨很热心,从小到大虽然接触不多,但是每当在家族重大变故中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她对我家的帮助我心怀感激。

  四年前我去上海做兼职,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姐姐,姐姐毕业不久,做事勤快聪明,待人友善。暑期快结束我们顺利成了好朋友,她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河南朋友,至今在保持联系。

  2015年的9月,我怀揣着对新闻的憧憬,穿过湖北的丘陵和河南的平原,抵达了地球上我当时去过的最北端~郑州。新的城市,新的学校,新的专业,拉着行李箱、背着背包一步步走近校门口的少年,内心有些忐忑和紧张。

  在坐公交车从火车站到学校的路上,郑州沿街的一切给我与武汉一样的到处在建的初步印象。

  到郑州第一天我就被惊吓到了。第一次进食堂,女孩子餐盘里竟然放着两三个馒头!!!就着菜便吃了起来,妹子好猛,看的我这个湖北的乡巴佬目瞪口呆。很多人餐盘里放着馒头,还有很多人放着面条,还有些人干脆吃的纯面条。

  学校也卖热干面,有次早上去买面条,却都没有开门。这已经体现了湖北和河南的饮食区别来,河南靠北,主产小麦,面条和馒头是他们的主食,湖北偏南,主产水稻,米饭是我们的主食。武汉人也喜欢面食的,我们在早餐吃面条,比如热干面、刀削面、拉面……在郑州,面条是中餐和晚餐的主食。

  宿舍楼下有家大盘鸡店,每天诱惑人的气味徐徐窜入我窗,后来因这个缘故第一次吃了大盘鸡。大盘鸡本是新疆美食,在郑州获得了极好的欢迎。武汉到处有热干面,上海到处有汤包,郑州到处有大盘鸡。大盘鸡习惯配着凉菜和烩面。

  郑州人早餐喜欢喝胡辣汤。第一次喝胡辣汤因为店家做的太辣差点短送了对它的好感。最开始我想,郑州/河南人为什么喜欢早上喝一碗辣辣的汤汁呢?管它呢,好喝就成。在老王家喝上了瘾,以至于冬天很多个清晨为了喝上胡辣汤而一次次的起个大早。

  吃的除了大盘鸡、胡辣汤、烩面,还有鸡蛋灌饼和菠萝啤,后面两个我也都喜欢。

  郑州/河南人实在,从总是吃不完的大盘鸡份量便能窥见一二。好友熊胖子5月最后一天来郑州出差,带他去吃大盘鸡,惊叹这份量放在深圳是难以想象的!

  2015年的秋天在学府花园旁有一对卖橘子的夫妻,“不甜不要钱勒”老板叫卖到。10月,桔子很有可能不甜,作为桔子的忠实粉丝我跃跃欲试。尝了一个,酸,没有买成。但是老板童叟无欺、说到做到(即使有砸自己生意的风险)的精神令我动容。就凭老板的实诚,就算酸的我也愿意买单。

  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有段对河南人如下的描述:河南人是中国的吉普赛人,他们游走于全国,如果没有国界的阻挡,河南人可以走得更远,河南人阔达豪爽,大都直肠热肚,常用震无价的吼声表达自己的情绪。好斗性,但拳脚之争常常不诉诸国家法律的制裁,多由双方自己私了。由于他们有着艰难的生存历程,加之大多都在铁路和煤矿干粗活,因而形成了既敢山吃海喝,又能勤俭节约的双重生活方式……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此话不假。

  河南人温和、友善。我的兄弟姐妹们,我的老师们,都很优秀。在短短两年里我与前宿管阿姨,宿管大爷,宿管大叔,超市老板,饸络面老板娘、2个宿舍朋友都成了朋友。朱婷和宁泽涛也是河南人,一个天赋异禀还特别努力,一个曾为国争光是与体制斗争的不屈者。

  去年冬天在北京实习,一个人有时难免落寞。喜欢闲逛,累了在一家餐馆吃晚饭。隔壁座有三个男人,操着一口河南话,一听心暖融融的,就像碰到了老乡,不,本来就是老乡。

  快毕业时,六月的一天我和环环去乔老师家吃饭。大家一起聊天,说着说着我竟然蹦出了一句河南话!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普通话说着说着成了河南话。也是这个六月,和陈飞一次车上聊天,又发生了和上次相同的一幕。

  河南话听着和家乡话一样亲切了,前几天在学校时生出想学河南话的想法,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

  我们常说家是一个港湾,当在外面受伤时,家可以安慰你、保护你。其实学校也是一个港湾,当在家里受伤时,学校可以安慰你、保护你。如今,离开了郑州,人生少了一个港湾。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郑州

版权所有©河南震之欢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豫ICP备17012687号-1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