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豫记正文
古人吃饭没现代人奢侈?看看清朝治河官员的菜谱吧!
原创  未知  发布时间:2017-07-31 16:07:16

  许多人认为如今请客吃饭越来越奢侈,海参、鲍鱼、龙虾样样都要点,于是,有些人大谈古人如何节俭等等,可你看完清代“河工”们吃食之挑剔和讲究,决对会让你下巴一掉,三观全无。

  清代民间有一种说法,叫做“文官吃草,武官吃土”,这可不是说文武官穷到只能吃草吃土,而是用来揭开河工们奢侈腐败的秘密的:文官在其主管采购治河用的埽工物料(草)时虚报工程用料套取经费,贪腐钱财;负责筑堤、打坝施工的武官虚报土石方(土)等作弊手段以获得多余工程款,贪腐水利工程款。

  那这些河工究竟一年中能贪污多少呢?据清末政论家薛福成在《庸庵笔记》记述:“维时南河河道总督驻扎清江浦,物力丰厚,每岁经费银数百万两,实用之工程者,十不及一,其余以供文武员弁之挥霍。”黄河自古泛滥,明清以来的历朝历代都会把治黄作为重点。每年朝廷都会下拨数百万的治河银饷,然而河工们用在治理水患上的,不过十分之一,其他都用在了吃喝玩乐上。因此在古代,河道总督这个正二品大员的职位是官员们挤破头也想争抢的一块肥缺。

  河工将数百万的银饷中饱私囊,那这么多钱怎么花得完呢?可别发愁,看看下面他们的饮食就知道了。

  清代河工们在饮食上究竟有多奢侈,且看薛福成在他的《河工之风》中记录过的道光年间的几道“名菜”。

  猪脊肉

  这道炒猪肉里脊,食客们每每吃完,“无不叹赏,但觉其精美而已”,一盘里脊,“取材”就是这数十头猪脊背上的一小条肉。其做法就是:把这些猪关在屋子里,每个人手拿一根竹竿追着打,猪便哀号着疯狂奔跑,一直被追打而死,这时赶快将其脊背上的一条肉取下,“亟划取其背肉一片,萃数十豚,仅供一席之宴”——原来猪快要被追打而死的时候,全身的营养精华都会集中到背脊上,“割而烹之,甘脆无比”,而其余的肉都会变得腥臊难吃,只能扔到河沟里去。

  将几十头猪活活打死,仅取其脊背上的一缕肉,河工们吃的怎一个豪字了得,其残忍程度也是难以想象的。

  驼峰炙

  “选壮健骆驼,缚之于柱,以沸汤灌其背立死,其菁华萃于一峰,而全驼可弃。每一席所需不下三四驼”。

  选择取健壮的骆驼,将其绑在柱子上,用烧开的沸水从背部浇下,让骆驼肉的精华集中于驼峰中,其余部位的肉就完全舍弃。吃一道驼峰炙,往往需要数头骆驼。

  猴脑

  “选俊猴被以绣衣,凿圆孔于方桌,以猴首入桌中”,在猴子的四周用木棍加以束缚,使不得出,然后用刀将猴子的毛剃干净,并活剥其皮,猴子因剧痛发出无比凄厉的叫声,这时用开水从猴子的头顶浇上,以铁椎刺破其天灵盖,食客们“各以银勺入猴首中探脑嚼之”,残忍至极。

  鱼羹

  取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鲤鱼,倒挂在房梁上,在它的正下方煮一锅沸水,然后敲碎鱼脑袋,“使其血滴入水中”,鱼尚未死,被温度极高的水蒸气烫得摇头摆尾,无一刻停息,于是血液从头上滴落得更快更多,等到鱼死掉时,“血已尽在水中,红丝一缕连绵断”。然后再换一条鲜活的大鲤鱼,重复此法,总计大约有数十条鱼的血滴落锅中,“庖人乃撩血调羹进之,而全鱼皆无用矣”。

  清代河工们在各地水灾、旱灾连年不断的情况下,饮食上如此穷奢极欲、腐败挥霍,实在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原因为何?原来,在古代,由于手段不多,治理河道往往花费数年不得功绩,有时即便略有小绩,也会因气候异常造成堤毁人亡。这时,河工往往会被朝廷治罪,成为替罪羊。与其约束自己过苦行僧一般的生活,还不如趁着在任极尽享乐之能事。正是抱着这种反正是靠天吃饭的心理,河工们才会在不知天灾何时到来的情况下仍然能有闲情雅致搞顶级的“美食沙龙”。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菜谱




版权所有©河南震之欢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豫ICP备17012687号-1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