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物正文
圣城洛阳,两次“太阳和月亮的相遇”
来源:  李青松  发布时间:2018-01-11 16:35:54

  一说起圣城,人们首先会想到耶路撒冷、麦加、希腊,清一色的西方城市,独独没有我们东方的圣城。毋庸置疑,我们也有自己的圣城。但凡圣城,无一不是一些伟大人物的诞生地,伟大宗教的创始地,伟大文明的发源地。在中国,对中华民族来说,这样神圣的地方也有一个,那就是洛阳。


洛阳(图片来源于网络)

  洛阳作为中华民族的圣城是当之无愧的。就像著名学者王鲁湘说的那样:“如果还有另外一个城市同时拥有三符(河图、洛书、八卦)、三代(夏、商、周)、三教(儒、释、道)、三学(经学、玄学、理学),则洛阳把圣城的称号拱手相让,如果没有,则洛阳却之不恭。”暂不说有多少朝代在洛阳定都,亦不言洛阳对于华夏文明做了多少贡献,今只看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最伟大的两次相遇。

  当年亚圣孟子在离开齐国的路上曾喟然感慨,“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而“由周而来,七百有余岁矣”尚未见到圣人,可见圣人对太平天下、和谐社会的重要性。如果说五百年才出一个圣人的话,那么,同一个时代能够产生两位世界级的文化巨人则更是幸运,而这两个世界级的文化巨人如果相互拜见交流,恐怕一千年也难得碰上一回。

  在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这种千年才能发生一次的相遇,总共只有两次:一次出现在春秋战国时期,鲁国的孔子千里迢迢拜见周王城的老子;另外一次则发生在唐代,因触怒权贵放归山林的李白与杜甫的邂逅相会。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中华文明史上这两次圣人的旷世之遇均出现在圣城洛阳。

  孔子与老子的相遇

  春秋时期,孔子曾在周之帝都洛阳问礼于老子。老子当时任周守藏室之史,相当于今天的国家图书馆、档案馆馆长。在孔子眼里,老子博览群书,学识渊博,通晓古今礼乐制度,闻名当朝,堪称当时“天下第一”的大学问家。孔子详细向老子讲述了鲁国及其他地方礼崩乐坏的情形后,郑重地向老子请教周礼。司马迁的《史记》记载了那次相会的部分情形。《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载:“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目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老子向孔子全面介绍了周礼,然后,谆谆告诫孔子:你要问的那些人,他们和自己的骨头早已腐烂,只剩下其言语,况且君子逢到好的时代就出来干一番事业,遇到不好的时代就像蓬草一样,随风飘移。孔子后来在给其弟子讲为官之道时,据此总结出“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用之则行,舍之则藏”的名言。


孔子与老子相遇(图片来源于网络)

  问礼于老子后,孔子给予老子很高的评价。史籍记载,“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矢曾。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孔子把老子比喻为龙,而且有一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感觉,可见孔子对老子是何等的尊重。孔子讲话一向言简意赅,从不拖泥带水,但是一提到老子,便会滔滔不绝。如果不是对老子由衷地敬佩,如果不是从中受益颇多的话,史籍中是不会留下如此记载的,后世也不会衍生出“老子天下第一”的神话。这次入周问礼之行,使孔子大开眼界,大长见识,对其后儒家思想的形成有着极其重要的启迪作用。

  在洛阳东关东通巷北口,有老子故宅。那是一座清代建筑,现存配殿3间、厢房8间,均硬山灰瓦顶。门西侧有“瀍东寺老子故宅”等字,清代碑刻1通。与此相呼应的是,在东关大街的文庙旧址前,如今仍然保存着一块牌坊式的石碑,上书“孔子入周问礼乐至此”9个大字。碑高356厘米,宽90厘米,龟形座。此碑乃清雍正五年河南府尹张汉与洛阳县令郭朝鼎重修文庙时所立。这块迟立的石碑,清清楚楚地记载着两千多年前孔子入周问礼的史实,记载着中国文化史上儒道两位大师的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会晤。

  李白和杜甫的相遇

  在孔子与老子会面一千多年后,历史上又有两位文化巨人在洛阳相会,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两位诗人李白和杜甫的邂逅相会。

  天宝三年(公元744年),杜甫和李白初识于洛阳。当时,李白四十四岁,因不为权贵所容而被唐明皇赐金放还,而小他十一岁的杜甫则在十年前考进士不第后,就一直游历四方,正好这个时候游到了东都洛阳。唐代诗坛上的两颗巨星就这样相遇了。


李白与杜甫相遇(图片来源于网络)

  李白和杜甫一见如故,惺惺相惜。他们经常举杯畅饮,携手同游,谈诗论文,议论时事,两人谈得非常投机,再加上又都是酒国中人,欢饮达旦中各显出一番天真来。杜甫后来在《寄李十二白二十韵》一诗中写道:“剧谈怜野逸,嗜酒见天真”,说的是自己和李白高谈阔论,而酒中的李白最能表现出他的个性本色,最能张扬他的人格魅力。随着和李白交往的日益加深,杜甫对李白的了解更为深入。李白的诗歌才情,人格魅力和人生态度都让杜甫钦佩不已,隐隐约约便滋生出些许“偶像”情结。

  李白是诗仙,杜甫是诗圣。仙出世,圣入世。所以李白一生都在作浪漫的想象飞行,而杜甫一生都在现实的荆棘与泥水中行走跋涉。李白写幻想,杜甫写现实;李白写过往未来,杜甫写当今时事;李白写梦中世界,杜甫写梦醒时分;李白写复杂为单纯,杜甫写单纯为复杂;李白近道,杜甫为儒;李白是传奇,杜甫是诗史;李白是天之骄子,杜甫是国之人杰。李白诗秀在神,杜甫诗美在骨。两人都以他们超凡的诗才和博大的襟格,撑起了唐代诗坛一片“高不可及”的瑰丽天空;都以其高贵的人格和真挚的友情,谱出了文学史上一段“文人相重”的千古佳话。

  在洛阳市区洛河北岸的洛浦公园东段,建有李白杜甫邂逅相会的指示牌。李白好杜甫相会的地点的否在此,谁也说不清了。但在诗意盎然的洛河边,安放两位伟大的诗魂,也颇能体现出设计者的一番匠心。这里,前有曹植的《洛神赋》,后有白居易的琵琶峰,两位诗人想来也不会寂寞。

  谈到孔子和老子、李白和杜甫在洛阳的相会,近代学者闻一多先生兴奋不已,认为那是中国文化史上最为激动人心的一刻,并称之为“太阳和月亮的相遇”。我不知道,孔子和老子,李白和杜甫,谁是“太阳”,谁是“月亮”。

  老子是道家学说的创始者,孔子是儒家学说的倡导者,两位哲人的这次相见称得上是儒道两种思想相互碰撞和彼此交流的见证。这也成了我国文化史上一个生动的故事。

  李白和杜甫,从创作风格来看,李白是太阳,热情奔放;杜甫是月亮,内敛深沉。从当时的影响力来看,李白依旧是“太阳”,诗名远播,光芒四射。与杜甫相遇时,李白虽已丢掉了御用诗人的宝座,却仍然是钦定的桂冠诗人,“天下无人不识君”。杜甫此时也仍然是“月亮”,诗名未就,光华初露。殊不知,此时的“月亮”,他日却放射出和太阳一样耀眼的光芒。不过从两人当时的地位可推想出,李白的声名与才气使得杜甫对他的仰慕如长江之水奔涌而出。李白与杜甫相遇相交,更是我国文化史上一个生动的故事。

  孔子有《论语》留后,老子有《道德经》传世。大唐当年有好诗,还有好酒,让李白和杜甫“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今天,我们徜徉在老城的街巷,看着破败的老子故里,站在洛河岸边,望着渐行渐远的大唐意韵,除了想象先贤的两次旷世之遇,还应坚定文化自信,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洛阳 / 文化 / 孔子 / 李白

版权所有©河南震之欢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豫ICP备17012687号-1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