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豫记正文
蒋介石赠挽联"鲁迅先生千古"
原创  欧舟   发布时间:2018-03-07 15:54:14

     

  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鲁迅先生曾是年轻人心中的一面旗帜,他把文学当成匕首与投枪,一生都在与黑恶势力作斗争。

  众所周知,鲁迅的“骂”是出了名的,但凡他看不惯的人和事,他都会“痛下杀手”,在全国各大报刊上奋笔疾书“舌斗群魔”。鲁迅的刀笔犀利,骂人能骂到入骨三分,比如我们中学课本曾收录过鲁迅先生的一篇杂文,叫《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骂的就是当时文化界的著名人物梁实秋的。

  其实,不只是梁实秋,被他骂过的不计其数,大多是社会名流,诸如:吴稚晖、陈源、徐志摩、章士钊、胡适、林语堂、郭沫若、周扬、夏衍、朱光潜、李四光、施蜇存、丁玲、成仿吾、章克标、邵洵美等等。

  鲁迅不骂那些无权无势的文人同道,对于那些贪官污吏丝毫不手软,就连手据生杀予夺大权的要人,他也照骂不误。比如戴笠,那可是个连日本人怕得要命的主儿,鲁迅先生照骂不误。

  但是,纵观鲁迅一生,却从没骂过蒋介石,这多少让人有点不解。

  鲁迅与蒋介石是浙江老乡,两人的老家相距不足150公里,虽然两人的人生并不无实际“交集”,但是,从零星的史料与当事人的文章中,我们仍可以发现,两个人是有些“惺惺相惜”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只要来看看鲁迅当年的遭遇就可明白一二。

  鲁迅所生活的年代,用我们历史课本上的话来说就是,白色恐怖时代,处于高压统治下的民众是不能乱说乱动的,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把命给整没了。按照鲁迅的“反动”程度,他就是有一百条性命也不够折腾的,因为他们要想要鲁迅的命易如反掌。

  但是面对鲁迅的“挑衅与漫骂”,他除了受到口头上的恐吓以及几张无人实施的通缉令外,鲁迅仍能安然无恙地睡觉、写作、愤世疾俗地活着。

  其实,这和蒋介石对鲁迅的欣赏与偏袒有很大关系。

  下面再给大家讲个鲜为人知的故事,从中我们也能窥见一点他们两人之间的那种微妙关系。

  1930年12月,兼任着教育部长的蒋介石收到密告:“教育部那个特约编辑周豫才,就是通缉在案的鲁迅。”

  告密者的本意是想借此邀功,没想到蒋介石却对告密者说:“你找个他在部中的好朋友去告诉他,我很高兴能与他共事。我素来很敬仰他,还想和他会会面。只要他愿意去日本住一段时间,不但可以解除通缉令,职位也当然保留;而且如果有别的想法,也可以办到。”

  后来,收到消息的鲁迅,拒绝了蒋的“好意”,不想与他这个重权在据的浙江老乡一晤。

  鲁迅在教育部任职时,一个月有300元现大洋的薪水,后来鲁迅在教育部的职务被免,每月300元的现大洋又继续拿了多年,这不能说与蒋的关照有关。

  抗战前夕,鲁迅肺结核病严重至卧床不起。当时,鲁迅曾想赴苏联治疗肺病。这件事蒋介石知道后,立刻指示拨出一笔钱帮助鲁迅到日本治病。蒋介石说:“我是浙江人,我知道浙江人的脾气,鲁迅是吃软不吃硬的。送他去日本养病,他就不会骂人了。”

  后来蒋介石还委托蒋梦麟专程去看望鲁迅,但是这次仍然被鲁迅拒绝了。

  鲁迅也最终因为肺结核,在1936年10月19日走完了自己的人生之路。虽然鲁迅一再拒绝蒋介石的“好意”,但是他在内心深处对他这个身居高位的小老乡(鲁迅比蒋介石大六岁)也是存有一丝好感或期待的。所以终其一生,没在公开场合骂过蒋介石。

  鲁迅先生逝世的噩耗惊动了无数的中国人,在上海敬仰他的民众络绎不绝地参加到治丧的活动中。很多政界名流、知名人士都送了花圈和挽联。时任财政部长孔祥熙以个人名义送的挽联为:一代高文树新帜,千秋孤痛托遗言。

  鲜为人知的是,蒋介石还委托上海市长吴铁城到灵堂致哀,并以他个人名义敬献花圈——花圈上题写的很普通的六个字:

  “鲁迅先生千古”。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蒋介石 / 鲁迅 /

版权所有©河南震之欢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豫ICP备17012687号-1 版权信息
技术支持:江苏懒人帮软件科技有限公司